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太亨利的《圣经》注释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日志

 
 

创世纪 十一章  

2012-07-06 02:59:48|  分类: 创世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亨利马太圣经注释简本

创世纪
第十一章

神的儿子们与人的儿子们(敬虔信仰者与堕落罪恶者)之间的区分经过了洪水,现在当人开始在地上繁多,又一次显明:本章我们有,I。巴别塔的变乱(V.1-9),1.人的狂妄、自高,要建一座城与通天的塔(V.1-4)。2.神公义地变乱他们的语言、使他们分散(V.5-9)。II.敬虔的子孙,直到亚伯拉罕(V.10-26),对他家族的详细记述,以及他离开本地本家(V.27等)。

V.1-4

前面告诉我们洪水以后挪亚的子孙们各随他们的支派立国,分为邦国。或是由于挪亚的差派,或是由于在他的子孙们之间的同意,各邦国支派按着疆界在全地上延展,相邻,拓宽,渐渐向远处发展。洪水后大约一百年,法勒出生时的前后,这种状况渐渐安定形成;但是人的子孙们不愿意彼此分开在遥远的全地上;他们愿意为了欢愉和安全彼此相聚,努力要互相在一起,耽延着不去得耶和华神所赐之地(书18:3),以为自己比神或是比挪亚更加聪明有智慧。这里我们有,I.使他们彼此互相在一起的有利之处,1.他们都说同样的语言(V.1)。现在,天下人的口音言语都是一样,,使得他们彼此理解,彼此恋慕,相互一起,更要去求人的荣耀,而不思想其它。2.他们看见一个方便之处,那示拿地的平原,广阔的平原,或可以容纳他们所有人。或许那里有广阔肥美之地,可以满足他们的物质需要和肉体需要,也不想以后他们人数加增后会怎样。当前面对的舒适惬意的居住环境,常常会慢慢变成极强的诱惑,使人忘了属天的职分和志向。II。他们使彼此联系相聚在一起而不分散。他们不期望彼此在和平中、在神的眷顾之下,去往全地延展,而是努力使自己强盛,而且正像那决意与天国争战的,先把自己置于防卫之中。他们一致决意要为自己建一座城与一座巨大高耸的塔。无论是洪水前(创4:17)还是以后的世界,那第一个建造城池的都不是有好的品格和声望的人:那首先的帐幕里住着倾心向神的人,起初的城里住着悖逆和偏离他的人。1.他们怎样彼此鼓励和兴奋于所要作的这件事情;“让我们来造砖,让我们来造通天的塔”。互相的鼓励兴奋使他们更加狂妄和定意。当人数众多,心意合一,繁重的大事也会可能做成;但是,让我们心意合一地以谦卑和彼此相爱来向神敬虔,做那神喜悦的事,而不是像罪人那样一齐做悖逆偏离和自高、恶意的事。见(诗122:1;赛2:3,5;耶50:5,2)。2.他们建造的材料。因为是在平原,他们也没有石头,也没有灰泥,但这并没阻挡他们,而是用砖头和石漆代替。看这里,(1)对心意已决的人们来说,困难并不能阻挡;若我们用此心志来做属神的事情,该有多好。(2)神的建造与人的建造是多么不同;人建巴别塔时,最好的材料就是砖头和石漆;神建他的耶路撒冷时,即使是地基也用蓝宝石,城墙的根基也是用各样的宝石(赛54:11)(启21:19)。3.他们为了什么目的建造。(1)这建造本身就是对神的藐视和在神面前的顽梗;他们要造一座通天的塔,暗示着他们的对神的轻视以及与神相争的态度。他们想要像至高者一样,或凭自己的努力与他接近,不是凭圣洁而是凭攀爬的高度。他们忘了自己的位置和地位,想靠着自己、凭借自己手脚的爬行靠近天国,而不是神赐的门或梯子。(2)他们希望为自己扬名;他们想做一些被别人,或被后人谈论的事情,让后人知道他们在这个世上的作为。他们不愿这样空空死去,而要给自己立下值得纪念的事情和丰碑,刻下他们的雄心壮志,刻下他们的野心与愚顽。【1】对自己荣誉和名声的在意,常使人能激发出一种奇怪的勇气来克服困难和承担重任,并激起恶意、自高与骄傲,与对神的叛逆。【2】当神把那因罪而扬起的名声,尽埋灰尘之中,他是公义的。这些建造巴别塔的人,把自己荒废在一件愚顽并且代价巨大的事情里,想要扬自己的名;但是他们这一点点扬名的目的也没达到,我们在历史中也从未听见他们的名字痕迹。他们或许曾把自己每人的名字刻进砖里,但即使如此也根本不能存留他们的名。(3)他们为了避免分散:“免 得 我 们 分 散 在 全 地 上 ”。他们这样做是抗拒了神的旨意“要遍满全地”。神让他们分散,但是他们说:“不,我们要生死在一起”。他们为此千方百计,竭尽所能,好团聚在这个统一、荣耀的帝国里;为此,他们建造这城和塔,作为他们王国的都市和统一的中心。很可能此事由野心勃勃的宁录等发起动员。宁录不满足于统治仅仅一两个邦国,而是要做所有人的君王;为此,他或许假意说要保护众人的安全,竭力把所有人都联系在一起,让所有人都在自己的眼前,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看这些罪人的狂妄与愚妄。【1】他们对神的抗拒。那与自己的造物主相争的、受造的人,因为己罪而多么可悲。【2】他们胆大妄为的、与神的竞争。神是一切事情和全地的君主,是一切的主,是万王之王;妄想坐进神的宝座的罪人,却无此能力、无此圣洁和荣耀。

V.5-9

这里我们看见对巴别塔建造者的变乱和对此事的阻止,看见神的旨意怎样胜过罪人的心思意念。神看见那人们手所作的工:耶和华降临,V5。这是一个以人的方式进行的描述;神清楚地知道,正如一个近前观察的人所看见。1.在神对人的罪审判之前,他要审查;神有无可置疑的公义和公平,他以公义面对罪人和罪,也绝不冤枉未审明的罪人。2.即使对人如此明显自高狂妄的行为和所造的城与塔,这里也讲到,神降临察看;(诗113:6),即使是这卑微鄙陋的世界,和其中充满罪恶的罪人,他也查看审询。这里提到建造的是“世人”,即,人的子孙,意味暗示着,(1)他们的软弱和脆弱,正如世上每一个人一样。人的子孙,地上的蛆虫,藐视至高的天国,这是多么愚蠢?难道他们比神强壮吗?(2)他们的恶与罪性。“世人”,是亚当的子孙,那悖逆的亚当的子孙,他们在本性里是不顺从和堕落败坏。(3)他们与神圣洁儿女们的不同,与敬虔的信仰者的不同;这些狂妄的建造者,把自己从神儿女的圣洁谦卑中区分出来。II.在这件事上,永生神的定意。他来不只是一个观察者,更是一位法官,一位君王,“见一切骄傲的人,将他制服”(伯40:11-14)。这里,1.神允许人在此事上开工,是为了给他们余地悔改;他们若还有一点点仔细的思想,会为此事而疲乏惭愧。即使他们不留意,也要在徒劳之事的后果里而懊悔自省:他们能够开始,却一无所终;他们原先所梦想的恒久的荣耀,凭着一己之力的扬名雄心,尽都成为对自己的无穷自责和羞愧。神有高于我们的道路和圣洁的意旨,当他允许不敬虔的人行不善的事,他有恩慈和忍耐,为盼罪人悔改。2.世人为自己的建造耗力,取得进展,但是神要阻拦他们,分散他们。(1)神在此的定意决断与公义。【1】“他们成为一样的民”:他们统一在自高的心意上,他们的言语也一样。若他们继续如此在堕落和不顺从中,全地中就会只有很少一部分有人居住;他们的王就会极度膨胀在权力和统治中;他们的恶与凶蛮亵渎也会极度地泛滥,彼此坚固,罪恶悖逆在他们中间传染不息;更加地,他们的恶与泛滥要吞没神余剩的子民,甚至威胁神的教会。因此,神要他们分散。表面的统一团结是一种表现,但不是教会真正纯洁无过的记号;但是:看这些建巴别塔的,他们来自不同的家庭、邦族和不同的心意倾向,尚且以团结来抗拒藐视神;那么多么可悲:如果我们建造锡安的,在灵里都有共同的头,却要彼此分散相隔!但是不要惊奇,因为基督来不是叫地上太平。【2】他们的顽梗固执。“如 今 既 作 起 这 事 来 , 以 后 他 们 所 要 作 的 事 就 没 有 不 成 就 的 了 。 ”这正是他们要被阻止的原因。他们既忽视藐视神的诫命和警示,神就要现在以另一种方法来对待他们。这里,首先,是罪人的罪,与罪人的欲望和雄心;自从亚当不愿意远离、而是选择了那被禁止的树,他的不洁的子孙也同样选择了悖逆和自高。其次,神在地上行审判的必要,使世界维持在一定的秩序之下,捆绑那些不愿被约束的罪人。(2)神在此所行的智慧与恩典:“我 们 下 去 , 在 那 里 变 乱 他 们 的 口 音 , 使 他 们 的 言 语 彼 此 不 通 ”。这不是在对天使说话,好像神还要他们的建议和帮助,而是神在对自己说话,或父神对圣子与圣灵说话。人说,来让我们造砖,让我们造塔,他们彼此激励;若罪人在罪中激励兴起,神更要兴起他的公义和复仇(赛59:17,18)。现在看,【1】神的恩典。他使惩罚降低减缓,为罪人存有恩慈;他不立刻按我们的罪来对待我们。他没有说,让我们用电闪雷鸣来立即毁灭那些悖逆者,或,让地开口,把他们和他们建造的工吞噬,把那些想凭自己力量进天国的投入地狱。不是,他说,“让我们下去,分散他们”。他们本配得的是死,但神只是驱散他们;因为神对这邪恶悖逆的世界存留忍耐。但那永恒的审判在将来必存留。神在罪人此生的审判,与他们配得的相比其实很小,只约大于他们所受的拘束。【2】神的智慧。神使他们的语言变乱,不能彼此理解,也不能在罪中联手。这使他们在罪中不能互相帮助,也不能再继续建造那塔,迫使他们分散,彼此无法明白,也不能互相取悦。神有许多方法,有功效的途径,来战胜和阻拦那些抵挡他的人,尤其是使他们分散,或分散他们的灵(士9:23),或分散他们的口舌语言,像大卫祷告的那样(诗55:9)。III。神旨意的施行和功效,阻拦战胜了人的心思意念。神使他们明白是谁的话语能站立得住,是神的还是人的(耶44:28)。尽管他们是统一团结,顽梗固执,但是神比他们刚强;那以自高而藐视神的,谁人能向神心硬而能得真正的繁荣昌盛?这里有三件事情成就:1.他们的言语被变乱。当神造人的时候,神教会他语言,使他能表达自己的意念;现在他使这些建造巴别塔的人们忘记自己原来的语言,突然说新的言语,这或许虽然能在同一个邦族或家庭里通用,却让其他人无法理解。(1)这是一个极大的神迹,显明神在人的意念与口舌中的权柄,正如他对世上流动的河水的权柄。(2)那是在这些建造者身上的极大的审断;他们因而也忘记了上古先人的语言和其中的知识,更因此失去了上古以来口耳相传、对永生真神的知晓。(3)我们直到今天也在此事的后果之下。我们面对的是各样语言带给我们的不方便,要花费力气和承担困难来学习语言;我们那些巴别塔的祖先的悖逆带给我们的是困难、误会和不便。我们因己罪而在语言上产生争执、误解和争战。(4)我觉得有些人想创造一种世界上统一语言的努力,或许看起来很好,却只是徒劳,因为此事是神旨意的审断;只要世界仍然站立,各国的语言就仍会各自不同。(5)语言的变乱分隔驱散了人的子孙;语言的恩赐,则在使徒身上降临(徒2),把神的子孙从列邦中招聚,让他们在基督里合一,一口一心地来赞美荣耀神(罗15:6)。2.他们的建造停止了:“他 们 就 停 工 , 不 造 那 城 了 。”语言变乱的结果,不只使他们无法沟通,更击打了他们的心灵,使他们看见在此事上耶和华与他们为敌。(1)远离神所憎恶、不喜悦的事,至少是明智的。(2)神能终止、废除建造巴别塔的人的所有意图和工作。“没 有 人 能 以 智 慧 , 聪 明 , 谋 略 , 敌 挡 耶 和 华 。”(箴21:30)(赛8:9,10)。3.人们分散在全地上。他们结伴分散开来,或以家庭,或以宗族,分散到各处和列岛立国;他们曾经多么不愿意那样去分散,去得各处的全地,但是,他们现在不得不被迫如此。(1)正是他们恐惧不愿的事情临到他们。他们以悖逆来抗拒分散,而正是这悖逆的行为导致他们被迫分散。因着间接的原因或有罪的途径,我们常常落入我们本想躲避的困难麻烦之中。(2)这是神的工作:是耶和华使他们分散。我们当承认神的手在许多分散的情景里所做的工:无论是家庭,亲属,还是教会的分散,我们都当看见神的工和他的允许。(3)虽然他们看似坚强密切、牢不可分,但是没有人能把神所分散的勉强放在一起。(4)这是神对他们造塔和愚妄狂妄的合一团结的公义回应。羞耻的分散是对联合的罪人的惩罚。西缅和利未,罪中的兄弟,被公义地分散在雅各中(创49:5,7),(诗83:3-13)。(5)他们给自己身后留下一个永久的羞耻,那地的名:巴别,就是变乱。那想为自己求得好名的,常落得恶名被人羞耻。(6)人的子孙从此就最终地分散开来,他们也再不曾重聚一起,也不会将重聚一起,直到那世界的末日,当人子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万族都聚集在他脚前(太25:31,32)。

V.10-26

我们这里看见一个家谱,不是一个“无穷”的家谱,它结束在亚伯兰,神的朋友,并且将进一步指向基督,那应许的后裔;基督从肉身是亚伯兰的后裔,基督的家谱(太1:1,等)出自亚伯兰。所以如果把(创5)(创11)(太1)放在一起,我们看见耶稣基督完整的家谱;我觉得,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其他人能有这样一个,从创世以来、遥远泉水的源头,如此清晰的家谱。把这三个家谱放在一起,我们看见在首先的亚当和末后的亚当之间,共分别有十代、十代和十四代,基督不仅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更是人子,那应许的女人的后裔。这里,1.除了对家谱中他们每人的名字和年龄年代的记述,没有别的细节,显出圣灵急迫地要进入亚伯兰的故事。我们对上古先人的事情,甚至那曾与我们生活在同样地方的,所知如此之少,正像我们对将来的人也无所知道!我们只要关注现在,在今世有许多事要做,来敬拜服事神,而神会寻回已过的事(传3:15)。2.在这个家谱中的人们存活的年龄逐渐递减。闪活了六百年,只少于洪水前的人们;接下来的三人少于五百岁;再下面的三人少于三百岁;之后的人们再没有超过两百岁,除了他拉;不久的以后,摩西说人通常只能活七十、或八十岁。当地上开始遍满,人的年岁却开始缩短;这样的变化当归于神的旨意,而不是自然的原因。为了选民的原因,人的日子被缩短;并且,人的日子满含了恶,所以,他们的日子又短又苦,不及列祖早在世寄居的日子(创47:9)。3.希伯,他的名字成为后来希伯来人的名,他的年日是洪水以后最长的,这或许是为他敬虔、顺从于神的奖赏。

V.27-32

这里开始了亚伯兰的故事,他的名字自此在新旧约中都常提及。I.他的国:迦 勒 底 的 吾 珥。这是他的出生地,是拜偶像的国;即使希伯的子孙也开始败坏了。那因恩典而承接神的应许之地的,当思想自己的出生之地,以及那里堕落和罪的本性、他们所出之处的粗鄙。II。他的亲族。1.他的父亲是他拉,(书24:2)中提到他拉拜偶像、事奉别神;即使在洪水后,偶像这样早地就在世界立足;即使有良好原则的人也如此难于背离这个潮流。虽然这里提到他拉在七十岁生 了 亚 伯 兰 , 拿 鹤 , 哈 兰(似乎亚伯兰是长子,在他拉七十岁时出生),但是,比较32节,(我们知道他拉死于205岁),以及比较(徒7:4),亚伯兰离开哈兰时只七十五岁,看起来应该是他在他拉130岁时出生,也很可能是幼子;因为,凭着神的拣选,常常在后的在先。2.这里有对亚伯兰兄弟的一些记述:(1)拿鹤;以撒和雅各后来在他的家族里娶妻。(2)哈兰;罗得的父亲。这里提到他在自己的父亲之前去世。子女不要以为自己就会比父母活得长;死亡不是按着人的年岁长幼来临。死亡的阴影没有秩序(伯10:22)。似乎他死在迦 勒 底 的 吾 珥,在他们家离开那偶像之地以前。我们当速速离开我们的自然却是罪孽的状态,免得死在我们的意外之中抓住我们。3.亚伯兰的妻子是撒莱。亚伯兰自己在(创20:12)里说到她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子。她比亚伯兰年轻十岁。III。他与父亲、侄子罗得、及其他家人离开迦 勒 底 的 吾 珥。我们会在(创12:1)等处读到更多关于这些的记述。本章结束在哈兰地,在迦南和吾珥之间。他们在那里居住直到他拉死去,很可能是因为老人身体衰残,不能继续行程。这世上许多人到达了哈兰地,却没能进入迦南;他们离神的国不远,却从未进入。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