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太亨利的《圣经》注释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日志

 
 

创世纪 第四章  

2012-06-13 22:41:32|  分类: 创世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亨利马太圣经注释简本

创世纪
第四章

本章里,我们看见一个小小家庭,亚当的家庭里面的世界与教会。我们看见在后世直到末日的所有人类的品性和状态的一个样本。正如亚当代表了所有的人,这里我们看见亚伯和该隐代表了人类中的良善与罪恶、属神的儿女与属罪恶的子孙。我们看见一个敌对争战的事例,这敌对后来也将发生在那女人的后裔和蛇之间。这里,I。该隐亚伯的出生,名字和职分工作。(V1,2)。II。他们的信仰,及不同的结果(V3,4,部分V5)。III。该隐的愤怒和神的责备(V5-7)。IV。该隐杀自己的兄弟,及神的审判。该隐杀弟兄(V8)。神的审判刑罚。1。神的审问(V9前半部分),2。该隐的自辩(V9后半部分),3。对他的定罪(V10),4。神的审判(V11,12),5。他的抱怨(V13,14),6。审判确立和施行(V15,16)。V。该隐的家族和后裔(V17-24)。VI。亚当又有另一个儿子和子孙(V25,26)。

V1-2。

亚当和夏娃有许多儿女(创5:4),但该隐亚伯似乎是最长的。虽然神把亚当夏娃赶出伊甸园,他并没说他们不会有儿女,仍给他们以生养众多的赐福,这表明他更有其它的恩慈赐福存留。他们虽然是罪人,在羞辱和愁苦之中,但并非没有安慰和盼望。这里,I。两个儿子的命名。1。该隐是得的意思。夏娃以喜悦和感恩盼望生了他:耶和华使我得了一个男子。儿女是神的赐福,我们建立自己的家庭时必当感恩谢主。神使我们增添儿女,这是我们的安慰,因为我们知道他没有丢弃他的工作和他手中的赐福。虽然夏娃在罪的愁苦中生了他,她没有在痛苦中失去对神恩典的感觉。神的安慰远超过我们所配得的,因此不要让我们的哀愁淹没我们的感恩。夏娃或许以为这就是那所应许的后裔,如果这样,她错了:正如撒母耳心里说,耶和华的受膏者必定在他面前(撒上16:6)。当我们生了儿女,怎能知道他们会怎样?夏娃的这个儿子,没有属神的职分,而最终成为神的敌人。2。亚伯的意思是无有虚幻。当夏娃生了该隐后,她或许如此沉浸于得那应许后裔的喜悦,而轻看另一个儿子为虚幻无有。我们若专注于基督,把他看作我们的全部,其实也会把其它的任何事情看作虚幻无有。这也同样暗示我们若在世界上生活得越长,越能看见世事的虚幻无有。我们所喜悦的世事,其实最终都成为无意义的死亡。夏娃起的亚伯这个名字其实也是全人类的名字,(诗39:5)你 使 我 的 年 日 , 窄 如 手 掌 。 我 一 生 的 年 数 , 在 你 面 前 , 如 同 无 有 。 各 人 最 稳 妥 的 时 候 , 真 是 全 然 虚 幻 。每个人在世事上,即使在他最好的时候,其实也是亚伯-无有虚幻。II。该隐亚伯的工作。注意,1。他们各有一个工作职分。他们不是被养育长大,整日无所事事。即使在亚当犯罪前纯真无暇的时候,神也给了他们父亲亚当一个职分。神也愿我们每个人在这世上做事,但不是服事这世界,而是服事神我们的主。父母当教育子女,工作服事主,给他们圣经和职分,神就与他们同在。

V。3-5

这里,I。该隐亚伯献给耶和华神的供物。1。对神的敬拜不是后来的事,而是上古而有。(约一1:1,耶6:16,赛23:7)。2。应当从小教育孩子,在他们年轻的时候,就开始服事神,在他们能自立时,就可以把自己献给神。(创18:19),(弗6:4)。3。我们每一个人都当以我们的所有来献给神、荣耀神。(林前16:1,2)。我们的工作和职分,当是在神面前圣洁的。我们的工作应是在对神的敬虔奉献和对他人的仁爱中。我们要以一颗正直的心来向神奉献,因为神喜悦这样的献祭。4。虚伪的人和罪恶顽梗的人在外表的服事上也许会和敬虔属神的人看似相同。该隐与亚伯都献了供物。虚伪的人或许会听很多的道,说很多的祷告,给穷人很多施舍,如同一个良善敬虔的基督徒,但是他却没有真诚,也不会被神悦衲。法利赛人与税吏的祷告(路18:10)。II。他们献的供物的不同结果。所有的信仰和崇拜,最终只能以神是否接受为准:我们若努力做事,或许会有外在的果效,但若我们的信仰和崇拜没有神自己的悦衲,我们皆是徒劳。在旁人看起来,该隐亚伯献的供物似无不同;但我们明白,神必有原因。1。献供物的人的品格不同。该隐是一个恶人,过不善的生活,在世界和肉体的统治权柄之下;他的献祭因此不得神的喜悦。(箴15:8)恶 人 献 祭 , 为 耶 和 华 所 憎 恶 。 正 直 人 祈 祷 , 为 他 所 喜 悦 。(赛1:13)你 们 不 要 再 献 虚 浮 的 供 物 。 香 品 是 我 所 憎 恶 的 。 月 朔 , 和 安 息 日 , 并 宣 召 的 大 会 , 也 是 我 所 憎 恶 的 。 作 罪 孽 , 又 守 严 肃 会 , 我 也 不 能 容 忍 。亚伯是一个义人;他被称作义人亚伯(太33:35);他有正直的心和敬虔的生命;他是(诗11:7)所说的那样的人,他的祷告,为神所喜悦(箴15:8)。神喜悦他,因此喜悦他的献祭。耶和华鉴察人的内心。2。他们所献的供物是两种不同的东西。(来11:4)亚 伯 因 着 信 献 祭 与 神 , 比 该 隐 所 献 的 更 美。(1)其中有不同的含义。该隐所献的只是给造物主的感谢祭;地里的出产并不能遮掩人内心深处的罪。亚伯所献的是赎罪的祭,羊的血是为赎人的罪,因此他在神面前承认自己最深处的罪,祈求神免去愤怒,恳求救赎的主。(2)所献供物质量的不同。该隐或许只是随手拿了地里的出产,亚伯却是专门挑选:不是瘸的,瘦的,不要的,而是羊群中头生的,是羊群中最好的。我们正是应当把我们最好的时间、力量和服事献给我们最好的主,我们的天父。3。一个很重要的不同是,亚伯因着信而献,该隐不是。他们去献祭是基于不同的原则。亚伯献祭的目的,凝注于神的意志、权柄、荣耀,专心地信靠神,及神对救赎者的应许;该隐献祭,或因同伴的缘故,或为自己的脸面名声,却不是因着信,而这更成为他的罪。亚伯是一个忏悔认罪的信仰者,正如那捶胸悔改的税吏。该隐内心却没有谦卑,反而自以为义,正像那荣耀自己的法利赛人--但这样的人,神不会荣耀他,不会以之为义。III。该隐由于神喜悦亚伯的供物、不喜悦他的供物,大大发怒。该隐极度发怒,甚至变了脸色,表明他内心的恶意暴怒远胜过悲伤。这脸色显明他内心的恨、内心的恶态。这愤怒表明,1。他对神的恨,恼恨神在他与兄弟的供物之间作出分别。他本该为自己的虚伪和不敬虔生自己的气;这虚伪和不敬虔使他失去了神的悦衲。他的脸色本该是自悔和羞耻,正如那税吏,(路18:13)那 税 吏 远 远 地 站 着 , 连 举 目 望 天 也 不 敢 , 只 捶 着 胸 说 , 神 阿 , 开 恩 可 怜 我 这 个 罪 人 。但是该隐没有,反而向神发泄憎恨和恼怒,似乎神是不义的,对他不公。注意,不谦卑的心常会与神的责备争辩。(箴19:3)人 的 愚 昧 , 倾 败 他 的 道 。 他 的 心 也 抱 怨 耶 和 华 。2。他对自己兄弟的嫉妒。他把兄弟当成敌人,仇恨他,把他当成相争的对手。(1)那不被神喜悦的人,内心满了野马脱缰般的罪,常常把愤恨迁怒于敬虔敬拜神的人。法利赛人走的是该隐的道路,(路11:52)你 们 律 法 师 有 祸 了 。 因 为 你 们 把 知 识 的 钥 匙 夺 了 去 。 自 己 不 进 去 , 正 要 进 去 的 人 , 你 们 也 阻 挡 他 们 。他们的眼目是恶,正因为他们的主和其它人的眼目是良善。(2)嫉妒是人内心的罪,它同时既显明人的内心,也给内心带来自我的惩罚。

V。6-7

这里是神对该隐说的话。神要让该隐明白他发怒中的罪、愚妄,愿使他悔转。即使对如此坏的人,在如此坏的情境中,我们看见神的忍耐和良善。他不愿人灭亡,而愿人悔改。正如那回归的浪子的父亲对儿子的话(路15:28-32),及神与抱怨主的道不公平的以色列人的话语(结18:25-32)。主 耶 和 华 说 , 我 不 喜 悦 那 死 人 之 死 , 所 以 你 们 当 回 头 而 存 活 (结18:32)。I。神让该隐自己想他发怒抱怨的原因,1。神注意到我们所有被罪驱动的感情和不满。没有一个由于罪而愤怒的表情、嫉妒的神态、恼怒的脸色,能逃过他的鉴察。2。我们若常公平地自问自省,由于罪而引起的焦躁不安会很快平息。“为什么我要生气?真的有一个原因,一个公平的理由,一个适当的缘由吗?为什么我这样易怒?为什么这样暴怒得不可收拾?”  II。接着,神向他表明,1。该隐没有理由向神发怒,因为神的道是公平、确定的道。他把生与死、祸与福陈明在人面前,(申30:19),他在人们中间作出分别,正如他们自己在他们中间分别、自己拣选自己的命运和结局。神的法则是公义的法则,他的道是公平的道,他的话语是正义。(1)神给他陈明生命与赐福:你 若 行 得 好 , 岂 不 蒙 悦 纳 ?[1] “你若行得好,象你兄弟一样,你也会被悦衲,象你兄弟一样”。神的公平不因人而异,他愿把恩慈给任何人,除非人自己放弃;神不与任何人为敌,除非人因罪使自己成为神的敌人。所以,当我们不被神悦衲时,应当思想自己,因为错误必全在我们自己。若我们尽责,就绝不会失去神的恩典。[2]“你若现在行得好,承认悔改自己的罪,更新你的心灵和生命,献上更好的敬虔赎罪的祭,你就会被悦衲,你的罪就会被赦免,你就会重得荣耀和安慰”。我们这里就看见那预表,预示神与人的中保;我们更不是站在那没有悔改余地的初约上,神已与我们立了新约。我们虽有罪,但若我们悔改回转,我们必看见神的恩慈,靠着他的恩典和救赎,我们必制伏自己的罪。福音在这里就已预示。神的恩慈甚至显明给那最坏的人。(2)神也给他陈明死亡与祸患:你 若 行 得 不 好 , 罪 就 伏 在 门 前 。“你若顽梗在愤怒里,不谦卑在神的面前,内心刚硬,罪就伏在你的门前”。[1]更深更进一步的罪。“愤怒在你的心中,杀害人的罪已在你的门前”。罪的道路仿佛下山的脱缰野马,若不悔改,人的行为必越来越恶。那献祭的人,若不真诚悔改罪,必把自己置入更坏的罪的试探引诱之中。不守神吩咐的人,会陷入更多可憎的行为。(利18:30)所 以 , 你 们 要 守 我 所 吩 咐 的 , 免 得 你 们 随 从 那 些 可 憎 的 恶 俗 , 就 是 在 你 们 以 先 的 人 所 常 行 的 , 以 致 玷 污 了 自 己 。 我 是 耶 和 华 你 们 的 神 。 [2]罪的惩罚。罪与惩罚两者如此接近。如果罪藏在屋中,惩罚与咒诅也必在门前,惩罚必速速来到。(民32:23)。2。该隐也没有理由向他的兄弟发怒。公义的神悦衲亚伯和他的供物,但并不是因为互相比较的原因拒绝该隐和他的供物。该隐的顽梗、骄傲、嫉妒和内心深处的罪,使他发怒变了脸色。

V。8

我们看见该隐的发怒和罪的发展,他杀害亚伯的罪和行为。I。该隐的罪。1。罪入了世界与人心,及其可悲的后果。看这败坏的世界与人心,其中有最肮脏丑恶的罪及其带来的悲剧。自亚当夏娃吃了禁果,罪就入了人心,自此人的灵魂偏离神、悖逆神,罪的种子在人心中发动。2。蛇的后裔与女人的后裔为敌,属灵的争战的效果。世上所流义人的血从亚伯开始(太23:35),对义人敬虔人的迫害从该隐开始(犹1:11)。从血气生的,逼迫那按着圣灵生的(加4:29),从这里已开始,现在也是这样,这属灵的争战也将直到末日。3。看人心中的嫉妒、仇恨、邪恶及所有的不善,生出怎样的果实;若人灵魂中拥抱、沉溺于这些恶,他自己会成为杀害人的人,他必受审判。(太5:21,22)。恨弟兄、向弟兄动怒的,已在神面前是杀人的凶手;如果神任凭他行恶,他也必会在这世界面前作一个杀人犯。这里,该隐杀害亚伯的罪和行为。(1)这是他自己的兄弟,他亲母的儿子(诗50:20),他本应所爱、所保护的兄弟。(2)亚伯是他敬畏神的兄弟、他良善的兄弟,没有挑衅、侵犯他,更没有伤害他,而是尊敬他,善待他。(3)神给该隐陈明生死祸福,但是他仍在自己的罪恶中顽梗。(4)他与亚伯在田间说话,似假意友善,然后杀了他,正如约押杀押尼珥(撒下3:27),押沙龙杀暗嫩(撒下13:28)。(5)该隐杀亚伯,因他自己的行为是恶的,兄弟的行为是善的。(约一3:12)。(6)该隐杀弟兄,正是对神的侵犯。神悦衲亚伯,该隐却以此恨他。(7)此时世上还只有很少的人。人的生命在任何时候都宝贵,但此时的该隐更突显他的恶。II。亚伯的受难。自从亚当犯罪,死亡就开始在人的生命中掌权;这里我们看见第一个在这世上死的人。1。第一个死的是一个义人,一个神悦衲、喜爱的人。这让我们看见,虽然那应许的后裔将胜过、毁灭那掌死权的撒旦和它的权势,把信的人从死亡的毒钩下救赎,但他们也要经受死亡的攻击。那第一个进入坟墓的已进入天国。神把初结的果子存留在天国里,这首先出生的兄长该隐却进入了最终的死亡。让我们因此除去对死亡的恐惧,因为时间是神的选择,永生在神的手中。2。那第一个死的人是因为他的信仰。亚伯的死中不但没有咒诅,反而有荣耀的冠冕。那些在基督里面死的人们不但是无辜、无侵犯的,而且还因为耶稣基督而得荣耀。让我们不要以苦难的试炼为奇,也不要在抵挡至流血的地步前退缩;因为我们知道有生命的冠冕为因信而死的人存留。

V。9-12。

我们看见第一个杀害人的人所受的审判和咒诅。世上的法庭和审判以后才有(创9:6),这里神自己作审判者。神是终极权力者,他也必讨流人血的罪。I。对该隐的审询:耶 和 华 对 该 隐 说 , 你 兄 弟 亚 伯 在 哪 里 ?II。该隐的回答。他不但不承认己罪,反而更加悖逆,罪更深入。1。他刻意用谎言来遮盖自己杀害弟兄的罪。在该隐里面,这起初就是谎言和谋害的恶。看罪人的意念怎样盲目,他们的心因罪的引诱欺蒙而刚硬:他们奇怪地以为自己眼瞎就能蒙骗全知的神;他们奇怪地相信能哄骗得过神;在神面前,只有忏悔己罪的人才能得赦免。2。该隐甚至愚妄大胆地反诘自己的审判者:我岂是看守我兄弟的吗?他反诘神,似乎神审询的问题,与他无关。这里对我们的一个提醒是,我们每个人的确应当是看守自己弟兄的;这是我们的一个职责,却常为人忽视。那些对自己弟兄不管不顾、不关心他们的;那些有机会却不去帮助弟兄,或避免他们身体或灵魂里受伤害的,的确,就在说该隐的语言。(利19:17)(腓2:4)。III。对该隐的定罪。神没有回答他的反诘,直接拒绝了他虚妄悖逆的话:你 作 了 什 么 事 呢 ?你想欺瞒这事,但你知道这事多恶,罪污多深,罪担多重吗?你的欺瞒毫无用处,证据清晰无可辩驳:你 兄 弟 的 血 , 有 声 音 从 地 里 向 我 哀 告 。血本身是见证和控告者,因为神知道该隐的作为,神的公义必立定。1。谋杀是令人呼告的罪。血要以血偿还。这也在撒迦利亚临死的话中(代下24:22),愿 耶 和 华 鉴 察 伸 冤 。也在被杀之人的灵魂的口中(启6:10):圣 洁 真 实 的 主 阿 , 你 不 审 判 住 在 地 上 的 人 给 我 们 伸 流 血 的 冤 , 要 等 到 几 时 呢 ? 被杀的义人得享平安,但他们的血要大声呼告,公义的神必垂听。2。地开了口,接受亚伯的血。有声音从地里哀告。当天国显明罪人的罪孽,地也要兴起攻击他(伯20:27)。该隐或许想把亚伯的血和身体埋在地里,隐藏自己的罪孽,但是他挡不住这向天国的呼告。3。(来12:24)对我们来说,基督的血比亚伯的血更是何等地美!亚伯的血呼告的是伸冤复仇,基督的血是为了饶恕。(父啊,饶恕他们)。IV。审判向该隐施行:现 在 你 必 从 这 地 受 咒 诅 。 这里,1。他被咒诅,置于神的愤怒之下,正如(罗1:18)神 的 忿 怒 , 从 天 上 显 明 在 一 切 不 虔 不 义 的 人 身 上 , 就 是 那 些 行 不 义 阻 挡 真 理 的 人 。谁知道神的旨意,他的咒诅惩罚有多远多深?神若称一个人受咒诅,那人的确是在被咒诅之中。神对不顺从的亚当说:地为你的缘故受咒诅;但这里该隐的顽梗、罪恶更使咒诅落到他自己身上。神对亚当存有恩典,但没有为该隐存留。我们也该当咒诅,只有在基督里信他的人得救赎、承受祝福(加3:10,13)。2。该隐从这地受咒诅。地总是靠近我们,我们也不能飞离开它。若地是神的愤怒和审判的施行者,我们的惩罚也不可避免:是罪、罪的惩罚,伏在门前。该隐在地上要面对两件事:地不再给他效力,他在地上必流离飘荡。(1)地不再效力。这是对他工作、特别是对他职分的咒诅:你种地,地不再给你效力。注意,世上万事万物对我们都或是安慰或是十架,或是祝福或是咒诅。如果地不为我们效力,我们应当承认神的义:因为我们也没把我们的力量献给神。地因亚当的罪受咒诅,现在咒诅更加倍地加于该隐。由于亚伯的血,该隐的份、他的产业不再果实丰满,不再是他的安慰。注意,恶人和他们的恶行给他们的工作和所拥有的事物都带来咒诅(申28:15等),这咒诅使他们的产业变成酸苦、工作变成失望。(2)该隐将在地上流离飘荡。[1]这是人中间恒久的羞耻和责备。别人要以接纳他、与他交谈、与他相临为耻,也不愿给他什么好脸色。失去人性的人要被所有人类唾弃憎厌,这正是公道。[2]他自己内心要面临恒久的不安和恐惧。他的对罪的良知将与他如影随形,使他如同一个流窜犯。世上这样的人,他们良心的纷扰、不安和迷乱满了他们的内心,又怎么能找到安息和放心的居所?被流放在外的人都是渴求避难所、安居处的难民。但是被自己的良心和犯罪感不断追逐的人,又怎能找到他的安居处。

V。13-15

这里是对该隐审判的进一步叙述。I。该隐抱怨他的刑罚太重。该隐以罪恶顽梗犯罪、以虚谎狂妄反诘神的审询,现在被审判,他仍然侵犯和挑衅神的公义。他不向自己抱怨己罪太重,而是向神抱怨惩罚太重,好像这刑罚与他的罪不成比例。注意,不忏悔、不谦卑的心不能被神的责备转回,因为他们无论怎样都要以为自己被错待;他们内心的刚硬使他们轻看自己的罪,却重看自己的惩罚。法老关心的只是此世的死亡,而不是自己的罪(出10:17);这里该隐也如此。(哀3:39)活 人 因 自 己 的 罪 受 罚 , 为 何 发 怨 言 呢 ? 与自己的创造者相争的人,论断自己的审判官的人,是多么可悲。现在,该隐评论自己的惩罚,继续抱怨着。1。他看见自己要被神赶逐,知道自己被咒诅,就说:“我不能见神的面”。那被赶出神的爱、眷顾、对神恩典的盼望的人,的确是落在咒诅之中。2。他看见自己不再有生命的安慰,流离飘荡在地上。哪怕在坟墓里有安慰,也胜过根本没有安慰和安息。3。他不能再与神交通,他的双手满了杀人的血(赛1:13,15)。4。他知道自己要面对所有人的仇视。“凡 遇 见 我 的 必 杀 我 。” 无论他去哪里飘荡,他都生活在自己的监狱里;又象一个欠债的人,害怕自己遇见的每个人都可能是向他讨债的官。此时地上还没有别的人,除了他自己的近亲;但即使是自己的近亲他也害怕,因为他做了杀害自己兄弟的恶行。注意,不被饶恕的犯罪感在人的内心填满了恐惧(箴28:1,伯15:20,诗53:5)。我们当敬畏神、不犯罪,因这远胜过被罪所缠绕的恐惧感。II。神对审判的确立。我们看见,1。该隐在刑罚之中受到的保护。耶 和 华 对 他 说 , 凡 杀 该 隐 的 , 必 遭 报 七 倍 。因为,神对他的审判(他将成为流离飘荡的人)不能被破坏。被定罪的囚犯在律法的特殊保护之下;公共正义中的被审判定罪者不应成为因私泄愤的对象。神在这里说,复仇在我,伸冤在我。任何人从神的手中夺取利剑,都是对神意念和旨意的藐视,因此在这里必遭报七倍。注意,神在保护和延长恶人的生命时,有智慧和圣洁的目的。(诗59:11) 不 要 杀 他 们 , 恐 怕 我 的 民 忘 记 。 主 阿 , 你 是 我 们 的 盾 牌 。 求 你 用 你 的 能 力 使 他 们 四 散 , 且 降 为 卑 。 若该隐立即被杀,他会被人轻易忘记(传8:10),但他现在活在神的公义审判下,成为神公义和可畏的碑。2。神给该隐立一个记号。使他与其他人区别,显明这是那杀害自己兄弟的人,其他人不要伤害他,但每个人都应为他感到可耻羞愧。神给他立了记号(这记号或许象恶人脸上被刺的字),在他身上立了明显的、不可磨灭的耻辱的印记,使所有智慧人远避他,使他成为游移飘荡的流浪汗,成为被赶出的渣滓。

V。16-18

这里是对该隐的进一步叙述,他被神审判后的情况。I。该隐离开了耶和华的面。他情愿地离开神,离开了信仰,放弃了亚当的家庭和给神的祭坛,放弃了从前所装出的对神的敬畏,不再在良善的人中间来往,也不再侍奉神的任何旨意。注意,虚伪的对神的信仰者,他们与神冲突争吵;他们被神公义地赶出,任凭他们自己作不义的事,不再有神的圣洁,也不再有他们自己所拒绝了的、神的赐福和权柄。该隐这里离开神的面,(帖后1:9)他 们 要 受 刑 罚 , 就 是 永 远 沉 沦 , 离 开 主 的 面 和 他 权 能 的 荣 光 。这是永远地离开良善的源泉。这是那些罪人们的自己的选择,也必是他们永远的归宿。II。该隐却不愿意服从神完全的审判,即,神审判要使他成为流离飘荡的人。1。他自己选择了地居住。去住在伊甸东边之地。那里远离亚当和他家庭的信仰,那里把他自己被咒诅的生命区别出来。但是他想安居的企图是徒劳,他的地是挪得(即,摇动颤抖)之地。他的灵没有安全感,持续地在迷乱不安之中。那离开神的也不能在任何别处找到安息。自该隐离开神的面,他就再没有找到安息。那把自己摒弃在天国之外的,也把自己置于永远的颤抖之中。2。他建造了一座城。我们看见,(1)该隐对神旨意和审判的藐视违抗。神审判要使他成为流离飘荡的人。该隐若谦卑下来悔改,他受的咒诅或许会成为祝福,如利未一族,散在以色列全家;但是他刚硬的心与神相悖。(2)该隐背弃神后,作的是怎样的选择。他在这世上选择了一个安居之地,仿佛要在那里永远安息。那盼望天国之城的人们在世上选择的是居住在营地里,该隐所盼望和选择的是世上之城。(诗17:14)。那被神咒诅的人,只愿意寻找地上的满足和安居。(3)该隐怎样保护自己,应付永远缠绕自己的罪的恐惧。他开始建造城的工作,想把自己从可悲的心境意念中转移出来,用外面斧锤的喧嚣来掩盖内心犯罪感和良心的喧嚣。那应付缠绕自己的罪的恐惧的人,埋头忙于在世俗的事物上,以此躲避内心受的谴责。(4)恶人属世的繁荣,怎样先于、胜过神的子民。该隐和他的族类住在城里。他的家族繁衍,这里记述到七代。他的儿子叫以诺,与那与神同行的以诺(创5:22)同名,却品格不同。义人与恶人或会同名,但是神能够区别,正如那加略人犹大和不是加略人的犹大(约14:22)。该隐更多的后代在这里提及,但仅仅是提及,他们的名被忽忽提过,不被神所喜悦;不像(创5)那样,有更详细的记述。

V。19-22

这里特别记述拉麦的事情。I。他娶了两个妻。该隐的邪恶子孙这里第一次违反了神对婚姻的诫命,即,二人合为一体。那起初的婚姻,并不是象拉麦这样。(玛2:15)(太19:5)。我们看见,1。那离开神的教会和旨意的人,把自己开放给一切的试探和引诱。2。当一个坏的习惯传统由恶人建立,有时良善的人也因为不警醒而跟从。雅各、大卫及许多其他人,都后来陷在这个从拉麦开始的罪里。II。这里提到拉麦著名的孩子们。这些人被提到,丝毫不是因为他们的敬虔,而是因为他们的技艺和发明。他们是服事这世界的,以发明各技艺而著称。1。雅八住帐篷,牧羊牲畜。2。犹八是乐师,是弹琴吹箫人的祖师。雅八教人致富,犹八使人欢愉。(伯21:12,13)他 们 随 着 琴 鼓 歌 唱 , 又 因 箫 声 欢 喜 。他 们 度 日 诸 事 亨 通 , 转 眼 下 入 阴 间 。3。土八该隐是铁匠,打造铜铁。这里(1)世事是属肉体的恶人的心所属,他们在世事上也有才干、也勤奋。这被咒诅的该隐的不敬虔的族类也是如此。这里有牧养牲畜之父和乐师之父,却没有信心之父。有打造铜铁的知识,却没有向神敬虔的知识。在他们中间知道怎样富裕、有势、欢愉,却不知道神的事情、不知道敬畏神、服事神。我们这世上很多人的心都被当世的事情充满。(2)即使缺乏神的知识和恩典的人,也会有很多优秀的才干和成就,这或许会使他们在他的世代有名。但是神拣选那被世界看为愚拙的。

V。23-24。

拉麦的话在这里记述,进一步表明该隐的后代怎样地恶。这里,1。拉麦多么自负、征服性地对两个妻子说话。他违反了婚姻的诫命和律法,那不尽自己责任的人却最想要他人的尊敬,最要别人和亲属尽他们的份。2。他多么血腥野蛮:壮 年 人 伤 我 , 我 把 他 杀 了 。 少 年 人 损 我 , 我 把 他 害 了 。他的秉性是残忍凶狠,没有任何恩慈,要杀害所有妨碍他的人,无论是壮汉还是少年。(腓3:19)他 们 的 结 局 就 是 沉 沦 , 他 们 的 神 就 是 自 己 的 肚 腹 , 他 们 以 自 己 的 羞 辱 为 荣 耀 , 专 以 地 上 的 事 为 念 。拉麦夸耀着自己的凶残,仿佛这就给他带来安全和荣耀,也不在乎多少别人的生命被害,或自己如何被人所恨所怕。3。他甚至妄想以为有神的保护。他听说过杀该隐的必遭报七倍。虽然该隐犯了该当万死的罪,但是神保存和延缓了他的生命。拉麦把神的这特别恩典当成自己的妄想,以为也会有神的保护,甚至神会对所有谋害人的人有保护。注意,罪人恶人常因神的恩慈和忍耐而自己的心更加刚硬。(传8:11)因 为 断 定 罪 名 , 不 立 刻 施 刑 , 所 以 世 人 满 心 作 恶 。但是,公义或会迟延,其它罪人却不要以为自己不会被神速速地审判。或者,神长久忍耐那些罪恶积累的人们,他们不过是在为自己所受审判日的审判,积蓄神的愤怒。圣经里对被咒诅的该隐和他的后代族类的所有记述至此结束,直到我们知道他们被淹没在那大洪水里。

V。25-26

这是本章第一次提到亚当的名字。无疑,亚伯的被害,该隐的恶与刚硬不悔改的心,给亚当夏娃带来很大的悲伤。他们自己的罪也缠绕着他们,他们的愚妄把罪和死带入世界;现在他们一日之内失丧两个儿子。当父母因子女的恶而悲伤的时候,他们应思想、悲哀子女从自己身上得到的罪、败坏的本质,因为这是苦涩的根源。这里我们看见了先祖父母在愁苦中所得的安慰。I。神让他们看见自己的家庭重得建立。1。他们看见自己的后裔:另有一个儿子代替亚伯。看神在他旨意中的恩慈与温柔。当他拿走一个祝福,他会有另一个赐福来代替,后者或许是更大的祝福和安慰,超过前者。这另一个儿子的后裔中将有神的教会永远建立的根基,他代替了亚伯。这个儿子,他们取名塞特,即,安定、安居的意思。在他的后裔里,人类要一直存活直到末日,弥赛亚要从他而出。该隐成了流浪的人,但那真教会从他而出的塞特,是安居的。只有在基督和他的教会里我们才能找到真正平安的居所。2。我们看见亚当儿子塞特的儿子。以挪士的名字也可以作为所有人的名字。意思是软弱、谬误和悲哀,这就是人自己的处境。最良善的人也会感觉到这些,无论是在自己身上还是子女的身上。我们今得安居,但让我们提醒自己、不要忘记我们自己身上的谬误。II。那 时 候 , 人 才 求 告 耶 和 华 的 名 。 人开始敬拜神,不只在内室和家里,更在公共的庄严集会里。该隐和他的族类们建了悖离神的城;敬拜神的人现在也求告神的名、宣告自己的信仰、把自己与这世界区别。两者的区别现在开始,并将直到世界的末了。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